热门游戏

《妖怪手表》游戏文化专题 日本传统妖怪飞头蛮

作者:keln952 来源:巴士论坛 发布时间:2015年01月07日

�رչ��

作者:keln952
来源:巴士论坛(点此进入

  妖怪手表中的妖怪原型大都是日本的传统妖怪,不知道大家是否了解呢?下面我们这个栏目《妖怪志》,将为大家讲解日本的传统妖怪。

  下面我们来具体说这一期的妖怪。(这期的内容很丰富哦,喜欢离奇故事的朋友一定不要错过了~)

  飞头蛮/轱辘首

  我们先来看一下在妖表中轱辘首的样子(第二个为怪魔形态)

 

  其实看着就像一个长脖子的艺姬,看着也是非常的可爱,那么究竟这个轱辘首到底是什么呢?下面我会细细道来。

  辘轳首,又叫飞头蛮,是日本妖怪的一种。大致分为头伸长和脖子可以脱离头部自由飞行两种。在古典鬼怪故事和随笔里常常登场,作为妖怪作画的题材也很多。

  辘轳首也就是传说中的长颈妖怪,最早起源于干宝的《搜神记》,这是中国晋代著名的奇谭异闻录,其中提到的“落头氏”就是长颈妖怪。顾名思义,其能身首分离,可以让自己的头部脱离身体而四处任意游走,并且在一定时间后头部还能够回复身体原位。

  日本的这种妖怪传说盛行于江户时代。飞头蛮多为女性,平时以正常人形态存在,一般在夜里时便化为女妖状态或成为飞头状态。往往通过慢慢伸长脖子而让头部飞离自己的身体(故往往也被称作长颈妖怪),然后四处寻觅男子吸收其精血为害,但也有的飞头只是为了飞向自己所喜欢的男子的卧房,看着那自己深爱着但却无法与其共枕的男子,陪者他,静静地守护着他,到了天亮再离开。

  也正因此,飞头蛮也被大致分为两个类型,一是飞头后可以自己控制意念和行为,这类飞头往往是带有明确的目的,比如吸精血,甚至有时是5到10只群聚集体出动来为害,属于危害性极高的一类,在民间流传着一种说法便是“若脖子处缠红线的女人,千万不要去接近,更不能娶”,因为其头部和身体经常分离,所以在脖子的分离处缠有一丝红线为记号(也有说法是渗出的丝丝血迹),相信没人愿意结识飞头蛮这样的极凶女妖;而另一类则是飞头无法控制自己的意识,或者说是完全无意识下的妖怪,可能其本身是人,但因为心中存在某种执念,比如对某男子超执着的爱恋,使得自己都在不知情的状态下成为了妖怪飞头蛮,仅仅在自己睡觉的时候才会不由自主地发生飞头,是一种潜意识的行为,对于其本身来说,根本不知道夜里发生了什么,也更不知道自己在无形中已经化为了妖怪,这类型的她们不会害人,但倘若她们的这份执爱受到伤害或被破坏,那么潜意识将升华为本身的意念,最终成为怨念占据主导并具有主观意思且能控制行为的飞头蛮,也就是具有攻击行为的前一类型。

 

  对于飞头蛮来说,在结束夜晚的行动后她们都会在次日早上返回自己的身体,依照颈处的红线作为记号使身首重新结合。除了红线标记外,有的还是一种不大显眼的细缝,甚至是断裂处的一滴血,正是依靠这些记号才能使飞头找到正确的回归处,倘若飞头在天亮前因为意外而回不到原处的话,那么其便会因身首异处而死掉。也正因为他们这个最大致命要害,所以真要对付飞头蛮也是很简单的事情,待其飞离开身体后将她们原来的头脚位置调换,或者是在断颈处盖上棉被挡住结合部位,特别是对于先前提到那种在断裂处会有一滴血的类型就更好对付了,直接把这滴记号用的血抹去即可,用以上这些方法,那么飞头便会因找不到原结合处而像游魂野魄一样四处飘荡直至最终气绝而亡。

  看到这里大家是不是捏了一把汗,感觉心脏在砰砰地狂跳呢,也许有的人觉得这根本不够过瘾嘛,没关系,今天我准备了一个来自日本故事集上的关于飞头蛮的故事,一定能让你们大喊过瘾!

 

  这是江户时代,宽政元年(1789年)的故事。

  故事发生在岐阜县,被称为“岩村”的小村庄。时值秋后,这一天的傍晚时分,一个行脚僧人来到了岩村的旧街道,他环视了一眼寂静萧条的村子,皱着眉头。这僧人名为绝岸和尚,他赤脚站在空旷的沙土道上,心里一阵阵的发寒,他自己也解释不清这种感觉从何而来,他只听见,这村子的某处,发出了一种诡异的动静……绝岸和尚望向日落的天边,红霞似血,渲染出不祥的预兆。日头西坠,黑夜又将笼罩,那诡怪的声音愈发躁动起来,好像迫不及待要出来作孽一般。

  绝岸和尚叹了口气,缓缓走进了村中。太阳已经完全沉到山后了,这古怪的街道上已经听不到和尚的脚步声……夜太深了。岩村村长葛饰吉三的房子处在村子正中,睡前,他又来到女儿葛饰百子的房里,看着熟睡的百子,葛饰吉三额头上的皱纹拧得更紧了。葛饰吉三用布斤轻轻拭去了百子脸上的汗水,然后轻手轻脚走到窗前,推开了小窗,回头又看了百子半晌,这才轻轻叹了一口气,走出了百子的卧室。

  这一夜,似乎过得很安静,所有的村人都睡熟了,黑暗中响起了各种鼾声,呼噜呼噜。但谁能猜想到,有一种令人胆寒的怪声,混杂在这鼾声当中,鬼鬼祟祟,它正用鼾声来掩盖自己的存在。“丝丝”的作响。

  清晨,葛饰吉三被村民们的嘈杂声吵醒。葛饰吉三打了一个激灵,猛的坐起身,披上件单衣走了出去,发现远处的街道上聚集了很多村民,所有人的脸上都带着惊恐的神色。一个村民看见了葛饰吉三,大声喊道:“村长先生,我们原本要进山伐木的,早晨经过这里,发现田中趟在这里了,我们想扶他起来,却发现他已经断气了!”葛饰吉三急忙走了过去,人们马上让出一条通路让葛饰吉三走进人群。葛饰吉三走近躺在地上的尸体,俯身仔细看去,不禁出了一身冷汗。这死尸的面容居然可怖至极!葛饰吉三认出此人正是村民田中,只见田中的双目圆瞪,眼珠似乎要炸裂一般,嘴巴张得很大以至扯裂了嘴角,流出暗红的血液,舌头僵硬的挺立着。整张脸看上去,恐怖万分。

  葛饰吉三急忙把视线从田中的脸上移开,不忍再看,然后手掌轻轻从田中的脸上抚过,为他合上了双眼。“田中君是个好人,如今得怪病身亡,他又是独自一人生活,我们需为他操劳后事才对。”葛饰吉三神情悲痛的说。围观的众人都点头同意,于是葛饰吉三令在场的男人们把田中的尸体抬到神社后庭,择日下葬。

  有人取来了草席,众人七手八脚把田中抬到了草席上。草席抬起来的时候,葛饰吉三又向田中的脸上看去,这一看,却险些被吓破了胆。他发现:田中的眼睛又睁开了!瞪得圆圆的!正恶狠狠的看着葛饰吉三!其他的人似乎没注意到田中的眼睛,他们抬着田中的尸体,嘴里念着佛号,向神社方向走去了。“村长先生!”突如其来的声音把葛饰吉三吓了一跳,转过头,发现是村民名执高谷的妻子,她正一脸惊悚的看着葛饰吉三。“怎么了,名执夫人。”

  名执又走进了一步,压低声音对葛饰吉三说:“这已经是第三个人了吧。”葛饰吉三闻言心下“咯噔”一声,脸色突然变得很难看。“您也吓了一跳吧,我也这么觉得,这次田中先生的死与前三个人的死太相似了,您看那眼睛,那嘴,还有舌头……都与前三个人的死相出奇的相似吧!”名执惊恐的说。“名执夫人,别乱说。” 葛饰吉三压低声音,摆了摆手,示意名执不要声张。

  葛饰吉三环视一周,发现还有很多村妇聚集在街道上,惶恐不安的围在一起小声嘀咕着,于是葛饰吉三大声说道:“大家都回到自己的家里去,不要再讨论这件事了,让田中君的灵魂走得安稳些。”听到村长的号令,村妇们这才散开,葛饰吉三声色慌张的向神社方向看了一眼,然后转身准备回家看看家里的百子,回身之际,无意间发现一个赤脚的和尚站在不远处,正目不转睛的看着他。葛饰吉三见是个行脚僧人,于是对他微鞠一躬,转身准备离开,却被那和尚唤住了。“留步,村长先生。”葛饰吉三微微一惊,又回过身疑惑的看着那和尚。“在下绝岸,人们称我为绝岸和尚。”绝岸和尚施礼道。葛饰吉三急忙鞠躬回礼,问道:“请问大师有何指教?”绝岸和尚笑了笑,说道:“在下云游四方,本意造福生灵,昨日路过此处,发觉此处妖气弥漫,实在是不祥之地,只怕是有妖灵作祟,荼毒村人!”葛饰吉三心下“咯噔”一声,脸上却堆笑,说道:“大师,您这番话在下不能接受,蔽村虽不是风水宝地,但村民尽皆安居乐业,人丁旺盛,何来妖怪作祟之说?”绝岸和尚见葛饰吉三神色慌张,心中更明白了几分,于是开口说到:“村长先生,听说贵千金向来身体欠佳,在下曾远度大清,对汉方医道略知一二,不如我来为贵千金查看诊治,想必会令病情有所好转。”葛饰吉三闻言猛的倒退两步,惊恐的打量绝岸和尚,只见绝岸和尚面不改色,仍旧是一脸笑容。“大师,小女的病情就不劳驾您了……”葛饰吉三惶恐的说,“在下还有急事,失礼了。”葛饰吉三说完转身就要逃走,但绝岸和尚却飞快捉住了他的胳膊,力道之大让葛饰吉三心惊。

  “村长先生!”绝岸和尚收敛了笑容,怒道:“我从昨晚就注意到你的家里,那浓厚的妖气就是来自你的屋子,昨夜我连夜观察,果不其然,你的女儿就是食人妖‘飞头蛮’!她的头颅夜半时分从小窗飘出,吸走了田中先生的阳气,这一点想必你心知肚明吧,那小窗就是你为了方便你女儿头颅的出入而特意打开的!”绝岸和尚的话如晴天霹雳,让葛饰吉三的身体猛的颤抖,他哆嗦着转过头看着绝岸和尚。绝岸和尚怒目圆睁,瞪着葛饰吉三。葛饰吉三的腿突然瘫软,扑腾跪倒在地。“求求你大师。”葛饰吉三苦求道,“不要告诉村民们,不要伤害百子,这不是她的错。”绝岸和尚冷着脸,并不为所动,说:“第一个要求我答应你,对村民们保密就是了,至于第二个要求,恕不能从命,你的女儿已然成为妖孽,我身为佛祖弟子,怎能股息妖怪?”葛饰吉三见绝岸和尚主意一定,知道恳求已经无用,于是缓缓站起身,有气无力的诉说道:“百子的母亲死得早,是我一个人把她带大的。今年年初,百子得了一种怪病,她的脖子上出现一圈黑纹,村里的医者们不知道是什么病,给百子吃了很多药,却仍不见好转。后来,我找来一个巫师做法事,那巫师看见百子之后,一口咬定百子已经化为‘飞头蛮’,每个月的头一天把房间的窗子打开,百子的头会自己飞出去吸取阳气,只有这样才能延长百子的生命,起初,我不知道‘阳气’是什么,第一次放百子的头颅出去后的第二天才知道,原来百子的头是吸了人类的活气啊!刚开始我很后悔,不想继续让百子继续害人,但毕竟是我的亲生女儿,不能看着她就这么活生生的死掉啊,于是我接连四个月都按照巫师的说指示,为百子打开窗,让他出去吸人的阳气,田中君是第四个被百子夺取生命的人……百子自己不知道她的行径,她睡熟之后化为轱辘首的所作所为她全都不知道,白天醒来之后,她还是一个好孩子……所以,百子她……百子她没有错,错的是我,大师您要杀就杀我好了……”葛饰吉三说道这里,居然声泪俱下,痛心疾首得哭起来。

  绝岸和尚心下不忍,但还是摇了摇头,说:“我知道你的难处,但如今,人已化妖,无法挽救,我今日不除掉她,来日她还会继续害人。”绝岸和尚说着,伸手入行囊中,取出一颗黑色丹药,交给葛饰吉三,说:“这个药丸叫做‘魔散’,可令鬼怪消亡,服药之人会在没有任何痛苦的状态下离开人世,请拿去给你女儿服下吧。”

  葛饰吉三见事已如此,只得点了点头,接过药丸,含泪向自己家走去。绝岸和尚看着葛饰吉三步履蹒跚的背影,心中又是不忍,于是闭起上眼睛,低声念起佛号。片刻之后,绝岸和尚发觉来自葛饰家的妖气逐渐减弱,他知道,葛饰吉三已经给百子服下了丹药。一阵悲痛涌上绝岸和尚的心头,自己亲手杀死自己的女儿,这种痛楚可想而知。绝岸和尚念罢佛号,抬起头,却惊见葛饰家的房子正冒着浓浓的青烟,他猛的惊觉,暗骂自己糊涂,刚才葛饰吉三转身离去时黯然的神情,分明就是打算与女儿共赴黄泉!绝岸和尚大呼救火,但熊熊烈火瞬间吞没了葛饰家的木屋,绝岸和尚奔到屋前,火势太急,根本无法冲进去救人。村民们慌手慌脚的向屋子泼水,无济于事。

  绝岸和尚痛苦的闭上双眼,暗想村中四个人的死,终究是葛饰吉三的过错,但若究其根本,也正是这“飞头蛮”在为祸世间。火更大了,葛饰家的房子噼啪作响,有人喊,有人哭,没有人看见绝岸和尚离开了这里,留下了一句“阿弥陀佛”。

  好啦,这期的《妖怪志》就到这里啦,我们下期再会~

点击进入 妖怪手表 中文专题

 

点击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