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电玩巴士游戏专题 逃生2

逃生2Demo中那些细思极恐的小细节

�رչ��

《逃生2》就这么突然的出现在玩家面前,相信大家都已经成功通关这次的Demo,在游戏的最后被长镐女切掉小JJ。虽然之前游戏可以利用BUG翻越钢丝网,来开启隐藏地图,但最后依旧无法逃离被阉割的下场,高达9GB容量的试玩版也在近半小时体验后告一段落,意犹未尽之余,便来回味一番游戏中那些容易被忽略的小细节。

根据官方的说法,《逃生2》与前作处于同一世界线,并将这次故事定在2013年之后的某个时间点,主角名叫布莱克,是一名调查记者。从游戏开始前的介绍我们可以得知,本次的记者和前作主角“迈尔斯”有着相同的爱好,敢于冒险深挖并揭露那些不为人知的真想,因为一宗看起来不可思议的谋杀,从而引起了布莱克极大的兴趣,并追随各种线索来到亚利桑那沙漠中的一处小镇。

关于这个小镇,红桶所透露的情节相对较少,唯一能确定的就是本次游戏背景不再是精神病,从游戏开场时倒立的十字架就很明显的将游戏反派指向邪教组织。

说到宗教,再加上之前的各种报道,难免会让笔者将《逃生2》和1978年的琼斯镇惨案与之关联(琼斯镇惨案:美国邪教组织“人民圣殿教”的信徒在教主的胁迫下,在南美洲圭亚那琼斯镇集体自杀)。

曾经的琼斯镇,邪教教主吉姆琼斯因为帮助一些贫穷无助的人获得了一批虔诚的追随者,从那之后,吉姆琼斯便开始反对基督教,并且建立了属于自己的“人民圣殿教”。而《逃生2》那个沙漠中的小镇也是围绕着教主Sullivan Knoth所展开,试玩版中屋内所挂的画像应该就是他。

除了画像,细心的玩家不难发现,每间房门的正对面便高挂着一个十字架,这里似乎也可以理解为村中的人们在这个邪教产生之前也是信奉天主教的。

CATHOLIC SCHOOL(天主教学校)

但因为一些因素,村中的人开始对现在的教主产生敬畏之情。之前有过一种说法是,因为这个名为Sullivan Knoth的胖子写了一本《Gospel of Knoth》的圣教书,成功洗脑村民,不过因为一本书就让自己辉煌腾达是有点过于牵强,至于更多具体原因或许还要等到正式版出来我们才能知晓。

相信不少玩家对这个标志也有着非常深刻的印象。

十字架上多出几个圆圈

这个标志应该是Sullivan Knoth给自己宗教所设计的标志。

Demo中的场景跳跃也是没有一点征兆,不过因为官方之前透露出的一些细节,这些场景跳跃也就变得可以接受。这次的Demo将原作大部分内容浓缩成20分钟左右,所以Demo中男主可以瞬间跳跃至各种环境,在学校中的诡异场景,童年时的八音盒、尸体变异后的触手怪以及窗外大雪纷飞时吊死的女生还穿着短裙等迹象都表明这一段更像是主角的精神世界,而不是真实世界。

学校中,玩家还可以发现主角小时候的照片,照片中主角身边站着两个女生,却只有主角一人露出微笑,身旁两人则是略显恐怖。

至于为什么没有笑容,在装有八音盒的储物柜上,贴着一张纸条,里面的内容大致解释了原因。

因为这两个女生同时喜欢这男主,带着这样的关系,两个女生也从最开始的好朋友到后面的反目成仇,而现在我们知道的就是琳成功上位了,那么另一个女生去哪了呢?

Demo也很快向玩家给出了答案,当进入另一条走廊,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快速跑过的小女孩,等到追出去看时,女孩已经吊死天花板上。

吊死的女孩正是当日和琳作对的杰西卡,当我们用第三人称视角靠近杰西卡时,天花板上只有一坨黑色的东西和无数根触手,但切换回主人公视角靠近尸体时,便出现触手将尸体吸入黑暗之中,给人一种不想让男主发现的感觉,那么会有谁不想让男主发现这些东西呢?

再联想到Demo最后被阉割的男主,难免会让人想到性。不过按照红桶的尿性,剧情应该不会这么简单。

你能看出照片中哪个是杰西卡吗?

在打开教室门后,被屠夫追杀,场景跳跃到Demo的最后一个场景,庄稼地。接下来自然就是被守在外面的长镐女切JJ,而长镐女的身份,一个身材如此之好的女人,在抓到主角后没有将其马上杀死,而是先剁掉他的生殖器,那么就可能是和主角有着一定的恩怨,又或者是在邪教中曾受到过男人的伤害才如此痛恨这种东西,那么邪教中有能力接触到长镐女的人,我目前能想到的也只有那个叫Sullivan Knoth的男人了。

除此之外,在逃跑的途中还可以看到正在准备切割尸体的村民,以及绑在十字架上的尸体,加上前面看到的各种尸体,整个村庄就好像在进行着某种仪式,而那些人则在用自己的身体进行献祭,那么这样一个村子究竟有着怎样的秘密,男主和琳、杰西卡又有着哪些不为人知的故事,猜测终归是猜测,一切的真想也只有等到《逃生2》的明年发售才得以知晓。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共1页


点击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