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转裁判3》攻略第三话 逆转食谱

�رչ��

  真宵:“这里就是维他命广场。”

  成步堂:“真让人奇怪,何苦叫维他命广场。”

  真宵:“啊,看,那个不就是店长所说的大叔?”

  成步堂:“哦就是那个韩国人一样的大叔。”

  真宵:“我们去给鸽子喂食吧。”

  成步堂:“我看呐,也别想了,问点东西就很好了。”

  大叔:“............”

  成步堂:“啊........一付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

  对话

  1.目击情况

  果然倔强的老头什么都不说,问什么都只会吃他的豌豆(强塞)

  2.须须木真子

  老头说现在的女孩子都不知廉耻地穿成那样西化(花边裙而已),传统的日本女子(yamamoto nadeshiko,不是机动战舰抚子哦)已不复存在了,然后穿着灵媒服(也算和服吗)的真宵被他数落不够端庄。

  3.吐丽美庵

  老头抱怨法国餐厅无论面条,寿司还是天妇罗统统冷的。

  引出话题“常客”

  4.常客一样守口如瓶的老头

  调查

  1.“橙子”上的杂志

  得到“求职杂志”

  回到 吐丽美庵

  询问“求职杂志”店长离去回家,真宵随之跟去,表面上借口要在店里打工,实为借机询问那被店长隐瞒的事。

  前往 警察局

  系锯:“喂,你找到让她无罪的证据了吗?”

  成步堂:“调查刚刚开始啊。”

  系锯:“但是凭现在掌握的证据可以慢慢追查吧。对了,再审时间定在明天10点。检查官仍然是那个后藤。”

  成步堂:(又是那个17杯定审的咖啡男.......)

  系锯:“总之拜托了。如果须须木被判有罪的话........”

  成不堂:“那会怎么样?”

  系锯:“当然是逮捕。”

  (此时调查里处的电脑可以看到有关明天再审的事,而如果刚开始这一话的时候就来,可以在这里看到假面怪盗抢劫银行的事。怎么?我们的优作先生又坐不住了?这个假面怪盗的fan做的可真够称职的。)

  对话

  1.须须木

  系锯警官似乎很在意这个曾一直给他填麻烦的原下属

  2.被害者

  被害者名为 冈高夫,电脑程序员,在一家小公司的普通职员。须须木“杀害”被害者的“动机”至今不明。

  3.搜查情况警局同僚因为一次判决有罪已无心过问此案,警局里忙着调查的只有系锯警官一个人而已

  引出话题“分歧”

  4.分歧1.第一点是在场的人数,须须木坚持咖啡桌上有2人,顾客却没看到;第二点,CD的问题,哪也没找到。当时被害者戴着耳机,并将随身听放在胸袋内。这2点都被冒牌成步堂弄砸了。吐丽美庵的老板并未对此说明,很可能他隐瞒了事实。

  询问“体育新闻报”报纸会被系锯拿去做笔迹鉴定

  询问“本土坊薰”引出话题“值得注意的本土坊”

  5.值得注意的本土坊系锯一时半会儿也说不上他有什么不对劲,决定去吐丽美庵调查他一下,让成步堂放心。

  移动到“吐丽美庵”

  成步堂:“哎哎。刚进来就闻到股花香。哎?(眼前出现一绷带姑娘)。啊,你好。(姑娘什么都没说)(这个是客人?一付阴郁的样子)。”

  ???:“欢迎光临。“

  成步堂:(噢,挺可爱的声音嘛。)

  真宵:“啊,怎么是成步堂君你?怎么样?我穿这身合适吗?“

  成步堂::“......作为灵媒师来说,还是不要穿成这样的好........

  真宵:”好歹是消磨时间呢。成步堂君是第一次当这的客人呢。“

  成步堂:(哎,刚才那个阴郁的客人呢?)

  真宵:“啊难得来吃点什么吧?”

  成不堂:“肚子的确饿扁了。”

  对话

  1.女侍

  2.午餐2980元的午餐让成步堂冒汗,但还是商定用打扫事务所的厕所来抵这顿。然而等菜上来的时候,实际价格却不止.......成步堂刚想把龙虾推给真宵,她却借口跑去打扫厕所。

  得到证物“午餐”

  3.厨房

  真宵说厨房是个有趣的地方,能学到很多东西。成步堂凭直觉那里有问题。

  移动到”厨房“

  真宵:”啊,这里是吐丽美庵的厨房,我也是第一次进来呢。“

  成步堂:“.......果然很奇怪。”

  真宵:“店长马上要回来了,快些调查吧。”

  调查

  1.地上的瓶子

  得到“小瓶子”。和其他香熏瓶不同,没有味道,似乎是装液体用的。

  2.调查桌上

  得到“勾玉”。终于找到了。

  3.调查梳妆镜前的镜子

  可以看到那个店长写的诗,成步堂读到:“啊!/像电影般凝固的我们,热气的咖啡都为我们呆然/一朝醒来/在汝耳边低语/悲伤地/这没有意义的星期天!/今朝心情虽不惨淡/看汝铭着红茶/不自然地/谎话冒上我的红唇/一直地......................................

  前往警察局

  系锯:”啊太好了。“

  成步堂:”怎么了?“

  系锯:”你给我的报纸,终于查出眉目了。“

  成步堂:(是那个笔迹?)啊,怎么样了?”

  系锯:“可以肯定是冈高夫的笔迹了!”

  成步堂:(真的如此?)

  系锯:”这报纸是被害者当天带到店里去的。“

  得到”体育新闻报“

  系锯:“但是那个箭头指的”清洁爆弹“,你还是要自己去搞明白对了,你说说你在那个饭店弄到的情况。”

  成步堂:(什么啊,神秘西西的样子。不过,我是有东西应该给他看吧?)

  询问”小瓶子“

  系锯:“啊,那个店长给的香熏瓶你还留着啊?”

  成步堂:“啊不,这个瓶子里什么味道都没有。”

  系锯:“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成步堂:“从那些阿罗马巴斯香熏里找出的这个与众不同,你没觉得有什么不同吗?”

  系锯:“香味,除了没有香味!啊,这个瓶子借我用一下?我去化验下这个里面。”

  成步堂:(被害者是被毒杀的,所以瓶子里面的究竟很重要。)

  成步堂将瓶子交给了系锯。

  系锯:”果然那个店长很可疑。“

  成步堂:”是说本土坊薰?“

  系锯:”我自己正在打听那个人。“

  成步堂:(哎?没听你说过啊。)

  系锯:“我觉得还是对你说的好。本土坊他.......

  引出话题”本土坊的秘密“

  对话”本土坊的秘密“

  成步堂:”到底是怎么回事?“

  系锯:”我说你,吃过吐丽美庵那的食物吗?“

  成步堂:”恩。“

  系锯:”感觉怎么样?“

  成步堂:”要我说的话一点都不好吃。“

  系锯:”我当时吃的时候也没在意,店倒是打扫得很干净,而且是真子在那儿打工.......就因为那个个菜,所以都没什么客人。“

  成步堂:”也许吧。“

  系锯:”所以理所当然地,那个店长背了一屁股债。“

  成步堂:”大概是多少?“

  系锯:”这个是他的欠条,大概5000万。“

  成步堂:”5,5000万?日圆?“

  系锯:”当然咯,如果是美圆那还得了?“

  成步堂:”抱歉,数目太大了,一时吃惊。”

  系锯:“算啦,总之这个事情是有内幕的,和这个本土坊有关。所以你一定要留意,好好查查那个人!”

  得到“本土坊的欠条”

  前往维他命广场

  成步堂:“那个大叔好象不在。麻烦了,正好有事要问他呢。“

  调查 摩托车

  成步堂:“怎么这会停着辆摩托车?是不是坏了?我去看看。”

  ???:“喂!!!!!!!!!你怎么可以随便碰别人的东西!!”

  成步堂:“我没有........”

  ???:“啊!!!!!!!!!我可爱的新车!谁把你弄成这样的!”

  成步堂:“新车?那么破的玩意........”

  ???:“你说什么?!你把我的车........“

  成步堂:”不不,我只是刚好经过!“

  ???:”啊,坐垫上居然沾满了大便!妈的!你!“

  成步堂:”啊不不,我不想打架。“

  ???:“啊大哥我们好像呢,除了你这身西装革履和这个徽章。刚才冒犯了,其实我也准备成为律师。”

  成步堂:“我就是律师.......”

  ???:“啊?”

  成步堂:“我是成步堂龙一律师。”

  ???:“哇啊..........哈哈哈哈哈,你就是成步堂龙一吗?“

  成步堂:”啊,是的。“

  ???:”我说大哥,律师就是你这德性?“

  成步堂:”啊,什么????????!”

  ???:“哇噢!!!!!!!!别挡道!!”

  白光闪过,?猛男走了.......

  成步堂:“终于走了啊,难道这个人就是假冒我的人?不对!一点都不像啊!还是先把这辆车带走吧。”

  得到“摩托车”

  大叔:“啊,你可真不够意思!”

  成步堂:“大,大叔。”

  大叔:“被那样的哥哥训斥,你怎么咽得下这口气!!!”

  成步堂:“大叔,你刚才在哪啊?”

  大叔:“就在那个草莓里面考虑问题。”

  成步堂:(这不是难为我吗?)

  对话”常客“

  成步堂:”大叔,你真的一直去那吗?“

  大叔:”........“

  成步堂:”那么讨厌为什么还要去呢?“

  大叔:”........“

  成步堂:”喂!大叔!“

  大叔:”别烦我吃东西。“

  出现精神枷锁

  枷锁1:为什么那的食物那么难吃你还去?

  证据:“午餐”,大叔曾说过那的面条,寿司,天妇罗全是凉的

  枷锁2:那么贵的东西你是怎么吃得起的?何况你并没有工作。

  证据:“求职杂志”

  枷锁3:反驳“我每天到那儿是去喝咖啡的.......虽然味道不好,又贵,但是可以让我一直在那儿看报纸。”

  证据:”体育新闻报“这张报纸是客人偶尔留下的,平时店里根本没有报纸,只有杂志。

  枷锁4:为什么还一直去那里?是不是隐瞒了什么情况?应该是因为.......

  证据:“须须木真子”大叔在意的也不是须须木,而是她那身制服。

  解除成功

  询问“常客”

  成步堂:“大叔。”

  大叔:“啊真烦,我总归要看年轻姑娘的嘛。我就是个喜欢看衣服穿得少的姑娘的色老头,怎么样啊!!!“

  成步堂:”我不是这个意思......."

  大叔:“为了这个还要花980元买咖啡,都是为了姑娘,别问了!”

  成步堂:“我就是这样想,我是想说.......”

  大叔:“你再过20年也能体会我的心情的!我这痛苦的感受!“

  成步堂:”大叔........“

  大叔:”所以你别嘲笑大叔我!我的名字是五十岚 将兵!”

  成步堂:“啊,五十岚先生。”

  五十岚:“别看我这样,我年轻的时候......”

  成不堂:(这个大叔当时在不在店里呢?这个也许是重要证据,一定要问个明白!)

  回到吐丽美庵

  询问”五十岚“

  真宵:”啊这个就是那大叔啊,已经问到东西了吗?“

  成步堂:”我也被他训了半天。“

  真宵:”啊?“

  成步堂:“但是他不肯来,我们一起去吧。”

  真宵:“啊?我吗?”

  成步堂:“怎么也要从他那问出点东西。”

  真宵:“好,那么我换身衣服。”

  成步堂:“不,就穿这样去。”

  真宵:“那好吧。”

  成步堂:“我说大叔。”

  五十岚:“啊.........(看到服务员打扮的真宵)成步堂啊。”

  真宵:“成,成步堂君,我怎么感到一种异样的眼神.......”

  成步堂:“没关系,放松点。”

  五十岚:“我说,到那的收银台去看看吧。”

  真宵:“啊?那?“

  五十岚:”哎呀,我的心跳得真厉害呀........“

  成步堂:“.........”

  ???:“不好意思,我......”

  五十岚:“真烦,我正在.....做.......口........供。”

  成步堂:“啊,千,千寻。”

  五十岚:“哇........‘

  千寻:”如果可以的话,能告诉我些事情?“

  五十岚:”啊哈哈........我叫五十岚将兵。“

  成步堂:”倒............“

  对话

  1.目击

  千寻:”案发时的情况是?“

  五十岚:”啊那个啊,有个男的喝了咖啡就死了。“

  成步堂:(靠,变得还真快。)

  五十岚:“我吓了一跳。那个男的打扮得很奇特。是那个服务员给他端的咖啡。“

  千寻:”客人只有一个吗?“

  五十岚:”是的!只有那家伙一个人!他把咖啡一饮而尽!”

  千寻:“然后呢?”

  五十岚:“然后哀叫一声就倒下去了。”

  千寻:“哇,真可怕。”

  五十岚:“哈哈,大叔就看到这个。”

  2.吐丽美庵千寻:“吐丽美庵的食物和您胃口吗?”

  五十岚:“啊那个啊.........我年轻的时候可是青年实业家,在伦敦开弹子房。”

  千寻:“啊......”

  五十岚:“在那吃饭的时候就想起以前在法国的事。”

  千寻:“那样啊。”

  成步堂:(我靠!伦敦不在英国吗?)

  五十岚:“法国最好了。”

  3.常客

  千寻:“你一直去那呢。’

  五十岚:”那,那当然。在那能看到姑娘呢!哇哈哈.......”

  千寻:“啊很高兴呢。也盼望着店长吧?”

  五十岚:“啊小姐!要小心那个大块头!”

  成步堂:“大块头?是说本土坊?”

  五十岚:“是的!他是有前科的!她,啊不,他是有前科的!“

  引出话题”本土坊的前科“

  4.本土坊的前科

  千寻:”店长究竟做过什么?“

  五十岚:”啊我认真就说过头了。“

  成步堂:(晕........)五十岚:”那个人那过客人的东西。“

  成步堂:”客人的东西?“

  五十岚:”手提包什么的。是个手脚不干净的人!小姐你要小心!”

  千寻:“那个,是真的吗?”

  五十岚:“当然!当时我正在看店里的姑娘,让我看到的!他还因那个被逮捕过。”

  成步堂:(果然是常去呢。)

  五十岚:”那么小姐,让我送你句话吧。“

  成步堂:”一句话?“

  五十岚:”提防那个男的。一句警句“大块头都是惯偷惯盗”。“

  得到”五十岚的留言“

  五十岚:”好了,还有什么的话小姐请说!如果想吃山芋的话,我去买给你!“

  千寻:”那么成步堂君,我能帮忙的只有这些了。“

  成步堂:”谢谢,这下有了重要的证据了。“

  千寻:”还好你把真宵叫了出来。“

  回到吐丽美庵

  真宵:”今天的调查还不能结束啊。“

  成步堂:”可以了吧,服务员小姐!“

  真宵:”啊客人,欢迎再来。“

  成步堂:”啊可以了。真宵。“

  真宵:”啊,抱歉。“(本土坊出现。)

  成步堂:(这么说的话,这个人身上还有锁呢。)“本土坊先生,我们还有一些话想问你。”

  本土坊:“好-------啊!”

  使用勾玉,进入枷锁~~~须须木的动机~~~

  本土坊:“什么呀?搞得紧张西西的?”

  成步堂:“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

  本土坊:“...........知道了。我说好了。是支票,那个被害者,带着,那张5000万元的抽奖券。‘

  成步堂:“5,5,5000万?!”

  本土坊:“是的,案发后那张抽奖券就没有了。”

  成步堂:(消失了?)

  本土坊:”法庭上我那样做证:须须木为了5000万而杀人。”

  成步堂:“你之前为什么不说?”

  本土坊:“..................”

  成步堂:“本土坊先生,5000万也许是被这个人.......”

  出示“本土坊”

  成步堂:“本土坊先生,你的可能比较大呢。”

  本土坊:“哇.........证据?我可不是假面怪盗。“

  成步堂:”好的,我就把证据拿出来,就是这个........“

  出示”五十岚的留言“

  本土坊:”这是腓句啊?“

  成步堂:”请充满感情地念出来!“

  本土坊:”大块头...都是........惯偷惯盗.........“

  成步堂:”本土坊先生,听说你因为偷客人东西被逮捕过?“

  本土坊:”哇..................撒谎,说我是小偷。证据呢?“

  出示”勾玉“

  成步堂:”很遗憾,请问这个是什么?是我的勾玉,在你厨房了找到的。”

  本土坊:“哇.........确实,我喜欢小件的首饰。看到了就不自觉地伸出手拿,控也控制不住。总拿些客人的手绢,手提包什么的。我就像个小家碧玉。但是,没有拿那5000万抽奖券!我没有偷那个的必要!”

  成步堂:“是吗?”

  本土坊:“你似乎很不相信呢!”

  成步堂:“不,你需要钱,因为...........”

  出示“本土坊的欠条”

  成步堂:“这个饭店似乎经营不善呢。如果拿有个5000万的话...........怎么样?本土坊先生?“

  本土坊:”啊.............“

  解除成功

  对话”须须木的动机“

  成步堂:”那个奖券........你是怎么知道的?被害者有5000万抽奖券的事?”

  本土坊:“那个客人在听随身听。”

  成步堂:(恩,和须须木说的一样。)

  本土坊:“他正在用随身听听广播的中奖号码。突然他大喊了一声:’啊!中了!‘ “

  成步堂:”那么奖券呢?“

  本土坊:”摊在桌上。“

  本土坊:”我是需要钱,但是......“

  成步堂:”在他的咖啡里下毒是吧?“

  本土坊:”no!no!no!我没有。我只是拿了其中的一张。”

  真宵:“啊?”

  本土坊:“被害人一倒下。真子就吓得昏过去了。一张也好,所以我拿了。“

  真宵:”店长,真过分!就因为这个,真子小姐遭逮捕了!”

  本土坊:“这个......我.........”

  引出话题“中奖的奖券”

  本土坊:“我没有偷那个5000万的奖券!”

  真宵:“那你刚才怎么说‘拿了1张’?”

  本土坊:“那个.........”

  ???:“够了。”

  真宵:“?啊?............后藤检查官!”

  成步堂:“这个时候怎么会.............”

  后藤:“靠,这咖啡真是酸啊,老板。”

  成步堂:(原来是来喝咖啡的,我靠。)

  后藤:“本土坊确实在那天拿了中奖券。“

  本土坊:”蠢女人,你尽管笑吧!“

  真宵:”但是那样让真子遭受了嫌疑。“

  后藤:”号码搞错了,本土坊错拿了旁边那张,而不是那张中奖的。“

  真宵:”那就是没中奖了?“

  后藤:”中了,是100元。“

  本土坊:”蠢女人,你尽管笑吧!“

  成步堂:”那么,那张5000万的呢?“

  后藤:”是啊,怎么样了呢?我的原则就是从不做电影预告,明天自己慢慢享受吧!“

  真宵:”555555555555。“

  成步堂:”喂,那边2个,你们别笑。“

  成步堂:(唉,这张纸已经没用了。)

  ”五十岚的留言“被扔进了垃圾箱

  成步堂:”5000万的那张到底在哪呢?“

  真宵:”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成步堂:”总之不能再让真子小姐有不愉快的回忆。“

  1月7号上午9点48分地方法院第一被告等候室

  须须木:”还是没有人看到那另一个男人吗?我送咖啡的时候确实有的!“

  系锯:“真子!”

  须须木:“啊,系锯前辈。“

  系锯:”你怎么样?!身体还好吗?“

  须须木:“这个真让我不好回答。”

  系锯:“多注意身体,吃好点。”

  须须木:“遵命!”

  系锯:“还有你!”

  成步堂:“啊,啊我。”

  系锯:“一定要做好现场的模拟假设!让法庭宣判无罪!失败的话,就用你的脑袋做假设!”

  成步堂:(好认真的表情。)

  真宵:“啊,今天系锯警官会为我们做证呢。”

  系锯:“恩。”

  真宵:“为了真子小姐吧。”

  须须木:“是那样吗?前辈!”

  系锯:“当,当然了!我是第一个证人!你,一定要找出致命的破绽!“

  成步堂:”知道。“

  系锯:”今天我们共同作战。“

  须须木:”须须木准备完毕!“

  真宵:”今天的审判会变得怎么样呢?“

  同日上午10点地方法院第四法庭

  法官:”那么须须木一案现在开庭。“

  成步堂:”辩护方准备完毕!“

  后藤:”这个咖啡........真苦。“

  法官:”我说成,成步堂。”

  成步堂:“是,怎么了?”

  法官:“哇........”

  成步堂:“怎么了?”

  法官:“没什么,上次在这叫你的时候.....你吼到‘别烦我!’,那样子真的很吓人呢。”

  成步堂:“啊啊。所以说那个是冒牌货。”

  法官:“现在我们的成步堂又回来了。”

  成步堂:(我们的........)

  法官:”那么后藤检查官,开始吧。“

  后藤:”丸步堂,你是真的还是假的,今天就会很清楚吧?“

  成步堂:”我是真的 成步堂龙一。“

  后藤:”我不是这个意思。你是否真的丸步堂龙一我不关心。“

  成步堂:(果然这个戴面具的对我有强烈的敌意。)

  法官:“本来这个案子已经完了因此这次只是复审,有些东西就不会再追究,别说同样的话了。“

  成不堂:(同样的话?)

  法官:”那么传第一个证人。“

  后藤:”我履行下社交礼节。你的姓名和职业是?“

  系锯:”........“

  法官:”证人!你的姓名!“

  系锯:”啊,抱歉。我是刑警系锯圭介。“

  后藤:”啊,刑警。“

  系锯:”昨天开始我调查这个案子“

  法官:”昨天开始?“

  系锯:”最初负责调查的刑警忙别的案去了。“

  真宵:”你行吗,系锯警官........“

  法官:”那么,证人,你确定案件的大概了吗?“

  系锯:”是。被害者冈高夫。电脑软件公司’巴古达斯‘的电脑程序员。这是被害者的解剖记录。”

  法官:“恩,本庭接受。”

  得到“冈高夫的解剖记录”

  系锯:“请看这张俯视图。”案发时被害者坐在这个位子,那杯有毒的咖啡被女侍从这里送来。“

  法官:”女侍,就是被告吧?“

  系锯:”是。喝了咖啡的被告,立刻中毒身亡。“当时在店里的有这些人:店主本土坊薰和常客五十岚将兵。”

  法官:“恩,事情应该很清楚了。”

  得到“吐丽美庵的平面图”

  后藤:“那么警官请就被告案子的关系发言。”

  法官:“那么开始!”

  证词~~案件~~

  系锯:“案发时桌子上只有被害者冈高夫一个人。他似乎在听广播。从咖啡杯里验出了毒。是青酸钾,非常厉害的剧毒。并且被告有作案动机。”

  法官:“恩.....”

  后藤:“下毒的那位小姐挺会打扮呢。”

  法官:“这个已经没有什么可以质疑的了。那么成步堂。开始询问吧。“

  成不堂:”哎?“

  法官:”瞧你,上次还对我们吼过。“

  成步堂:”我说了那个不是我了嘛............“

  询问第一句

  成步堂:”有个问题。“

  系锯:”啊,我的里面有矛盾是吧?”

  成步堂:(瞧你那付样.....)”这个证词和被告说的有出入。被告说当时桌上还有一个人。“

  系锯:”啊是的。这是我.........“

  后藤:”反对!最好别那样说,杀人罪是逃不掉的。“

  成步堂:”什么?“

  后藤:”很遗憾店长和常客说的不是你那样。是吗?刑警先生。”

  系锯:“确实2人证词一致,当时那里没有别人。”

  法官:“恩。”

  成步堂:(怎么办?再问下去?)

  选择2追问

  成步堂:“证人也许是看漏了!也许当时的角度没有能看到另一个人”

  后藤:“哼,很遗憾,丸步堂,这里有张票子。”

  成步堂:“票子?(不是照片吗?)“

  后藤:”有罪判决的票子!送你的礼物!这个是厨房门口拍的,和当时店长目击的一样,可以清楚地看到现场。你能说他把人看漏吗!”

  成步堂:“啊。”

  (哗然)

  法官:“确实看得很清楚。”

  得到“现场照片”

  询问第二句

  成步堂:“广播?”

  系锯:“用放在胸袋得随身听。”

  真宵:“和真子说的一样。‘被害者戴着耳机在听什么’”

  成步堂:(怎么办?继续问下去?)

  选择2追问

  成步堂:”当时他在听什么?“

  系锯:”这个我当然不知道。“

  成步堂:(什么嘛......)

  法官:”请继续。“

  询问第三句

  成步堂:”只有那个杯子里有毒?“

  系锯:”什么意思?“

  成步堂:”那个毒是液体,还是固体粉末?“

  系锯::”外行也能很快想到,是粉末。“

  成步堂:”那么毒是放在装砂糖,盐,胡椒的瓶子里面了........“

  后藤:”反对!难道你往咖啡里放这种东西?“

  系锯:”然而被害者喝的是黑咖啡。“

  法官:“似乎真的是下了毒。”

  成步堂:(怎么办?继续问?)

  选择2追问

  成步堂:“被害者确实喝了那杯咖啡?”

  系锯:“什么意思?”

  成步堂:“虽然杯里确定有毒,但没有死者喝过的证据!”

  系锯:“啊成步堂,我.......”

  后藤:“我反对!这回是对那个刑警说的话。你说‘啊,成步堂’,看来你们是商量过的。”

  系锯:“啊.......有什么不对吗?”

  后藤:“还有你!“(GOD牌咖啡向成步堂飞去)

  成步堂:(我又怎么了.........)

  系锯:”啊我想起来了,这个杯子。“

  后藤:”请仔细看杯口边缘。“

  法官:”清晰留着咖啡印。“

  后藤:”被害者确实喝过被告送的咖啡。“(猛灌KK中)

  (哗然)

  系锯:”上面有被告和被害者的指纹。“

  得到”咖啡杯“

  系锯:”这个里面查出了某种毒药。“

  询问第四句

  成步堂:(青酸钾,这个名字是听到过)是怎样剧毒的药?”

  系锯:“这个.....总之毒死过很多人!“

  真宵:”很多人.....“

  后藤:”致死剂量0.2毫克,只要那样一点你就翘了。“

  真宵:”0.2毫克是多少?“

  系锯:”就是一块耳屎那么多吧。“

  成步堂:(系锯警官的耳屎应该很多。)

  法官:”恩那样应该很容易藏吧。“

  询问第五句

  成步堂:”动机?“

  系锯:”大概是个人纠纷吧,哈哈.......“

  后藤:”够了,警官。我的原则就是把不好的咖啡倒掉,换上好的。“

  系锯:”什么意思?“

  后藤:”像你这样的就应该被换。“

  系锯:”..........“

  后藤:”认真地回答。被告的动机是?“

  系锯:”动,动机大概是抽奖券。“

  成步堂:”抽奖券........(和昨天听到的一样。)

  系锯:“本在现场的,后来没有了。”

  后藤:“并不是抽奖券那么简单!是5000万。”

  (哗然)

  真宵:“本土坊也说了奖券的事,他说拿了那张没中奖的。“

  成步堂:(那么中奖的被须须木拿了?怎么办?继续问?)

  选择2追问

  成步堂:”等一下!奖券没了!不能说是被告偷的!“

  后藤:”哼,这里有那张奖券。“

  法官:”这个,是5000万的那张......“

  系锯:”似乎是当时女警官发现的,在搜查真子的时候。“

  成步堂:”什么.............“

  (哗然)

  法官:”肃静!“

  后藤:”真是个幸运的姑娘。“

  法官:”那么把那个奖券作为证据。“

  成步堂:(法官的声音怎么变得这样兴奋?)

  得到”被害者的奖券“

  法官:”虽然上回看到过了。但是到底数目不一样。5,5000万!“

  后藤:”是张纸而已。重要的是在哪找到的。“

  成步堂:(是真子身上?)

  法官:”好了,事情的大概已经很清楚了。被告有行凶的时间和行凶的可能。“

  后藤:”通情达理的大叔啊。“

  法官:”并且有那个5000万的奖券。动机已经有了,就是钱。那么多钱换了我心跳也会加速的。“

  后藤:”拜倒在金钱脚下的大叔。真让人看不起。“

  真宵:”啊,拿出了非常可怕的证据。上一次也是因为这个被判有罪的吧。”

  后藤:“那么再送你点东西,决定性的证据!”

  成步堂:(这还不是决定性的吗?)

  后藤:”这个是我们的Madonna穿的围裙。“

  真宵:”啊,好脏啊。“

  成步堂:”这个.....上面染上的,难道是血?”

  后藤:“哼,另人吃惊的女侍啊。”况且似乎把咖啡打翻了。“

  成步堂:”咖,咖啡?啊是啊。“

  后藤:”问题就是撒上去的咖啡。这条围裙上还有一处干净的地方。“

  法官:”还有一处?当然......“

  后藤:”当然就是口袋。“

  成步堂:”口,口袋?“

  后藤:”案发后从口袋里找出了........青酸钾,杀死死者的剧毒。”

  成步堂:“毒药瓶在被告的围裙口袋里?”

  系锯:“上面还有被告的指纹。”

  成步堂:“啊!!!!!!!!!”

  (哗然)

  法官:“肃静!把这个加入证据。”

  得到“围裙”,“青酸钾”

  法官:“刚才我就有点奇怪。为什么你刚才没有对上面的血迹作说明?”

  后藤:“这个血迹究竟是怎么回事?”

  法官:“上面满是血!”

  后藤:“靠。好好听我说!”

  成步堂:(听不听不都一样吗.........)

  后藤:“怎么样警官?难道她是吸血的吗?”

  系锯:“这个,大概是不小心。”

  成步堂:“不小心...........”

  系锯:“是那天早上摔伤的吧。”

  法官:“这个请马上说明。”

  后藤:“好了,等你讲好我这17杯咖啡也就喝好了。”

  系锯:“我还真没注意到已经喝了那么多了。”

  法官:“上次的判决并没有错。决定性的证据,动机,以及机会都有了,全都可以立证。”

  后藤:“怎么样?丸步堂?看上去你还是个冒牌货呢!”

  成步堂:(NND............)

  法官:“那么证人。请继续证词。”

  系锯:“案发后马上进行了搜查。”

  证词~~~从报案到搜查~~~

  系锯:“是一个可怕的大叔在2点25分报的案。可怜的真子受了惊吓昏了过去。被害者身上没有可以证明身份的东西。幸好马上知道了他的身份,搜查得以顺利进行。对真子进行搜身后发现了奖券和小瓶子。没有其他从现场遗漏的东西。”

  法官:“确定死者身份,逮捕嫌疑犯,然后调查,一切都没问题。”

  后藤:“你是真的还是假的马上就见分晓了。只有一次机会哦。”是你最后的询问呢,好好享受吧。律师先生。“

  询问第一句

  成步堂:”大叔是指?“

  系锯:”似乎是那个饭店的常客。“

  成步堂:(果然是那个大叔。)

  系锯:”接到报道后警方火速赶到。他一边吃着豌豆一边骂’好慢啊‘ ”

  法官:“恩。豌豆。”

  后藤:“哼,上次还用那个阻拦我。”

  成步堂:(连后藤也吃过吗?)

  后藤:“案发时客人只有他一个。因为在找公用电话所以报案晚了。”

  询问第二句

  成步堂:“被告意识丧失大概多久?”

  系锯:“警方到达现场是2点40分左右。真子在厨房酣然入睡。睁开眼是那个之后10分钟。然后进行了搜查。“

  成步堂:(真的搜过了啊。)

  系锯:”嘿嘿我看到了真子熟睡的样子。“

  成步堂:(我倒............)

  后藤:“嘿嘿,只有你一个人在,真浪漫啊。我们像听的是和搜查有关的事”

  系锯:“说得我脸都红了。”

  询问第三句

  成步堂:“那也就是说被偷了对吗?”

  系锯:“未必。被害没有带驾照和护照,钱包里只有58元,嘿嘿。”

  成步堂:“5,58元。”

  系锯:“这总比我强。”

  法官:“懒惰的年轻人哟.........”

  成步堂:(这个里面有什么联系?)

  询问第四句

  成步堂:“等一下!”

  系锯:“啊怎么?我又说什么傻话了?”

  成步堂:“刚才证人说’他身上没有证明身份的东西‘。”

  系锯:“是说过。”

  成步堂:“那么又是怎么很快地知道他的身份的?”

  系锯:“什么呀,这个问题...........”

  成步堂:(我靠......)

  系锯:“被害者身上有抽奖券和药袋。”

  后藤:“似乎他去吐丽美庵前看过医生。”

  系锯:“从开药的医生写的病历卡上知道了死者的名字。”

  法官:“恩......没有什么问题。”

  成步堂:(怎么办,再问问?)

  询问2"药袋"

  成步堂:“那个药袋里放了什么药?”

  系锯:“药袋里什么都没有放。”

  成步堂:“?”

  系锯:“里面是空屁.......嘿嘿。”

  成步堂:(空的吗?)

  得到“被害者的药袋”

  后藤:“哼,拿到一个什么都没装的袋子满足吗?”

  成步堂:”!“

  后藤:”那之后搜查怎么样了呢?警官。“

  询问第五句

  成步堂:”但是,被告不是昏过去了吗?那么就可能是谁把证据放到她口袋里的。”

  系锯:“啊是啊!”

  法官:“恩。”

  系锯:“我也常碰到那种事!有时新年联欢会上睡着了,醒来就看到脚上穿着鹅掌!”

  后藤:“你再罗嗦就请你吃鹅掌。”

  系锯“........”

  后藤:“ ’有人在被告的口袋里放了东西‘?废话少说,拿出证据立证!“

  成步堂:”那,那是。(那个有幕澳贸隼窗伞#?br>法官:”似乎没有证据,继续证词。“

  质问第六句,出示”药袋“

  成步堂:”系锯警官,如我所愿你回答的很好,只是有一点问题。“

  系锯:”啊终于找到啦,我心跳得好快啊。“

  成步堂:”你说’没有从现场丢失的东西了‘,但是被害者的药袋却是空的。“你们在现场找到他的药了?”

  系锯:“不,没有。”

  成步堂:“被害者之前去过医院配药。药袋不可能是空的!“

  系锯:”正......正确!“

  (哗然)

  法官:”确实,上次没有就这个审议。证人,为什么你一直没说?”

  系锯:“我刚才一直稀里糊涂的......”

  成步堂:“被害者是遭毒杀的,他的药又没了。也许那个不见的药就是毒药!“

  (哗然)

  法官:”肃静!怎么样?后藤!“

  后藤:”我想说几句。“

  成步堂:”?“

  后藤:”你读一下药袋上医生的名字。“

  成步堂:”医生的名字?新耳耳鼻科..............耳鼻科?!“

  法官:”这个,死者究竟是得了什么病?“

  后藤:”不是病。那家伙是个不太好的战利品。“

  法官:”战利品?“

  后藤:”被害者当天好象要什么人接触过,那个时候侧脸捱了个耳光。耳廓破了。“

  成步堂:”耳廓?“

  法官:”那么。他配的药是?“

  后藤:”是耳朵里面破了,所以是外用药,不是内服药。“

  成步堂:”什么!!!!!!“

  (哗然)

  后藤:”你看解剖记录,从他的左耳里找到了这种药。“

  法官:”是啊。“

  后藤:”冈高夫他似乎是在吐丽美庵用的药,那是不可能喝下去的。“

  法官:”总之这个药和本案没有关系了。“

  真宵:”这样下去就完了。“

  成步堂:(都怪那个讨厌的后藤提出的异议。怎么办?)

  选择1追问药的事

  成步堂:“刚才后藤检查官这样说’被害者在吐丽美庵用的那药。那为什么药没了?!”

  法官:“但是那个药是耳朵里的外用药呀。”

  成步堂:“反对!它从现场消失是不争的事实!仍然有疑问存在,所以辩护方要求延长审判!“

  后藤:”反对!你也知道那个药和案件没什么关系吧?医生配的药里面没有青酸钾!”

  成步堂:“那女侍端的咖啡里也不可能下毒!然而确实有了!可能性变了!”

  后藤:“............”

  法官:“够了。后藤,检查院安排的证人只有系锯警官一个吗?”

  后藤:“........”

  法官:“后藤?”

  后藤:“........”

  系锯:“我今天早上带来了,那个目击的大叔。”

  成步堂:(那个五十岚将兵?)

  法官:”知道了。药不见了是小事,但是上回的审判并没有触及这些问题。我在意的是这个。“

  真宵:”太好了我们有戏了!“

  法官:”休息10分钟,重新开庭后带新证人。“

  后藤:”靠........还剩6杯就要定胜负了。“

  法官:”那么休庭。“

  同日上午11点03分地方法院第一被告等候室

  真宵:”啊,这下危险了。“

  成步堂:”嘘...........刚才我还以为完了。“

  须须木:”这个是我的台词!“

  真宵:”是我的!不过刚才真的差点完了。“

  须须木:”要再这样,我们三个就真的完了。“

  须须木:”真过分!系锯前辈那个背叛者!“

  真宵:”?“

  须须木:”口上说要帮我,暗地里却捅我一刀!“

  成步堂:”但是,那也是没有办法的呀。“

  真宵:”这也是系锯警官的工作。’

  须须木:“算了,须须木早就习惯遭背叛了。但是这次,绝对咽不下这口气!”别再让我看到他!“

  成步堂:(可怜的系锯.............5555555)

  真宵:”下一个证人,是那个大叔啊。“

  成步堂:”啊那个五十岚,喜欢制服和豌豆。“

  须须木:“那个大叔一定觉得手气不好,很失望。”

  真宵:”看起来像韩国人。他没问题吧?成步堂君。“

  成步堂:”啊那个人懊恼的时候就会把豌豆砸在我脸上。“

  同日上午11点15分地方法院第四法庭

  法官:”那么再次开庭!后藤,带下一个证人!”

  后藤:“一边喝咖啡,一边看服装秀,多幸运的老头。”让他进来吧。“

  五十岚入场。

  后藤:”你是谁?“

  五十岚:”在你眼前的是五十岚将兵,在下只脚(贫民区)生活了一辈子的人!忍受人情的淡薄,终日以泪洗面!”

  成步堂:“可以了可以了!说你的职业吧。”

  五十岚:“啊工作?要是年轻点的话,就不用遭这不景气的罪了!我是为平民画和服家纹的手工匠!“

  真宵:”哇噢,手工匠啊。那也为我画一个吧。“

  五十岚:”恩!我的本职工作就是这。最近在汉堡店收银台卖笑脸!“

  成步堂:(是厨房吧...............)

  法官:”证人,案发当天你在餐厅?“

  五十岚:”是的当时我一边吃豌豆一边喝咖灰(咖啡?呵呵牙齿漏风)。“

  法官:”啊?“

  五十岚:”你!“

  法官:”啊哈哈.......“

  后藤:”大叔,案发那天你都看到了?“

  五十岚:”都问了几遍了!看到了!都看到了!“

  后藤:”那你说吧。“

  五十岚:”好,你们用心听!“

  成步堂:(他精力可真旺盛.......)

  证词~~~目击的事情~~~

  五十岚:”那个客人在读体育新闻。女佣在端咖啡,但是在里面放了什么。那个客人在喝那个咖啡的瞬间就倒了下去!我还记着呐!那个女佣就是现在被告席上的。

  法官:”不不,没有什么女佣,那个是女侍。“

  五十岚:”我看你是崇阳媚外!!“(“女侍”一词为源自英语waitress)

  法官:”崇阳媚外?“

  五十岚:”找我说toilet就是厕所,T恤就是衬衫。“

  法官:”啊.....“

  五十岚:”各位!各位!我们国家的语言是罪重要的啊!“

  (哑场)

  法官:”......那么开始询问吧............“

  成步堂:”...是。“

  询问第一句

  成步堂:“你见过被害者?”

  五十岚:“没有,我在意那个蛇行山队的全胜战绩。”

  成步堂:(靠...........你关心的是体育新闻的内容吗?)”那个女侍站在屏风后面咯?“

  五十岚:”那又怎么?“

  成步堂:”你说你看到被告........大叔,你是在死者对面的桌子吧?“

  五十岚:”我为了喝咖啡才去那的。我不能坐那吗?!”

  成步堂:(为了看姑娘才去的吧........)

  询问第二句

  成步堂:”这点非常重要!你确定没搞错?“

  五十岚:”我五十岚不是撒谎小狗!“

  成步堂:”那好。“

  五十岚:”我两眼可都是’可‘ !”

  成步堂:(这个是什么时候的视力啊............)

  五十岚:“我连那个女佣往里面放的东西都看见了!”

  成步堂:(我有种不详的预感......)

  选择2追问

  成步堂:”法官大人,咖啡里究竟放了什么?请把这个加进证词!“

  法官:”恩。证人请回答。“

  追加证词(变为第三句证词)

  五十岚:”我看到了!不会错,是白色的粉末!“

  询问

  成步堂:”真的放了这个?“

  五十岚:”是的,从那个茶色的小瓶里面倒出来的!“

  成步堂:”也许那个是砂糖。“

  五十岚:”砂糖会放在那种小瓶子里吗?“

  法官:”那么那个瓶子究竟小到什么程度呢?“

  后藤:”是这样的小瓶子吗?“

  五十岚:”噢是的,就是这样的小瓶子!“

  法官:”这个是.....装青酸钾的小瓶子?“

  后藤:”被告究竟放了什么,已经没有疑问了吧。“

  询问第四句

  成步堂:”是一口喝光的?“

  五十岚:”是的!一点不心疼地喝了!那可是980元地咖啡啊!!“

  成步堂:(一派胡言......)

  后藤:”被害者是喝了青酸钾后即死?有点勉强。“

  五十岚:”突然他扑通一声倒下就再也没动过。于是我把我杯子里的咖啡也一口闷了!”

  后藤:“我知道了。”

  法官:“那么那个女侍真的?”

  询问第五句

  成步堂:“ ‘我记得很清楚’ ?什么意思?难道那个女侍有什么特征?!”

  五十岚:“完全一付俗气的打扮!”

  成步堂:“啊.......”

  五十岚:“屁股挺丰满......又不是洋娃娃,穿着那样的花边!“

  成步堂:”你说特征,就是制服?可这个我也穿着!”

  法官:“成步堂,这个有点勉强。”

  五十岚:“当然也是有其他特征的!”

  成步堂:(理直气壮啊,怎么办?)

  选择2追问

  成步堂:”你可能是看到了女侍。问题是,那是被告吗?”

  法官:“确实。证人你说的那个女侍的特征加进证词。”

  追加证词(变为第五句)

  五十岚:“头发扎了蝴蝶结,衣服有背带。”

  询问这句

  成步堂:“确实细节的地方也知道。关键是脸?”

  后藤:“反对!这个证人看到了那条围裙的背带,脸应该也不会看错吧。”

  五十岚:“还有那个蝴蝶结是红的”

  后藤:“这样来看,观察力没问题。”

  法官:“恩.........”

  成步堂:(清楚地记得女侍。可我总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

  选择3”只看到背面“

  成步堂:“证人,你说的特征,都只是从背面。”

  五十岚:“背面?”

  成步堂:“如果说你不是从正面看到那个女侍的..............”

  后藤:“反对!”

  成步堂:“一般我们说人的特征,都是说脸部。但是这个证人注意的却是那个蝴蝶结。”

  五十岚:“等等,别把人家说成BT!我当然是看清楚了!”

  法官:“那么加入证词,你所看到的那个女侍正面的特征!”

  追加证词(变为第六句)

  五十岚:“从正面看没有什么引人注意的地方。”

  质问这句,出示”围裙“

  成步堂:”五十岚先生,看看这个。“

  五十岚:”啊脏西西的围裙,和你挺配呢!“

  成步堂:”你见过吗?“

  五十岚:”怎么可能?那种东西看一次就忘不了了!“

  (全场默然)

  五十岚:”怎么了?我一说这话怎么变得这样安静?“

  成步堂:”五十岚先生,这个围裙......是案发当日被告身上穿着的。“

  五十岚:”!“

  成步堂:”是你说的,这种东西看一次就不会忘。然而你确实没见过。也就是说...............你只看到了那个女侍的背面!!!!!!!!!!!!!!!!!“

  五十岚:”呀.........我忘了........和哈哈哈“

  (哗然)

  法官:”证人!别笑了!“

  后藤:”靠,这样的话,这次真的是丸步堂咯?好的,丸步堂,有一个事实。饭店里的女侍只有一个。”

  法官:“也就是被告须须木真子?”

  后藤:“是的,就是那唯一一个女侍下的毒!这个大叔,他看得很清楚!!“

  法官:”怎么样证人,你想起来了?“

  后藤:”这绝对是无疑的!“

  五十岚:”拜托大将军,让我换个活吧!我连在汉堡柜台说的欢迎语都忘了。“

  法官:”那么,再考验下你的记忆力和注意力。把你看到被害者详细说一下!“

  证词~~~被害者~~~

  五十岚:”是个引人注意的年轻人,戴着改装过的太阳眼镜。不停地看着右手拿的报纸。事后我想起来他在听广播。然后,女佣端了咖啡上来。那个年轻人用空的那只手去拿杯子。“

  法官:”这段证词说明证人的记忆力还是可以的,连细节处都记得清楚。“

  五十岚:”当然!我最讨厌做事含糊了!“

  真宵:”怎么办?“

  成步堂:”我能做的只有一样。以那个大叔记性不好做立证!“

  真宵:”有点勉强啊...........“

  成步堂:(呵呵,我的拿手好戏。)

  直接质问第六句,出示“咖啡杯”

  (或者这里耐心问完6句可听到有趣的对话,虽然和剧情没什么关系

  询问第一句

  成步堂:”太阳眼镜?“

  五十岚:”是的,单片镜,绿色的。托它的福,才让我注意到那个讨厌哪昵崛恕!?br>成步堂:(确实左眼戴着什么,太阳眼镜?看不出)

  法官:”恩,确实是挺出挑的太阳眼镜,我想和后藤检查官戴的有得一拼!“

  成步堂:(那个‘眼镜’还需要问吗?)

  询问第二句

  成步堂:”刚才你说是体育新闻。“

  五十岚:”是的,像报纸这样的总是能让我专心。托它的福,让我注意到了,蛇行山队胜了!“

  成步堂:”晕。“

  五十岚:”什么?你瞧不起人。吃我的豆子!!“

  询问第四句

  成步堂:”收音机?“

  五十岚:”恩!真是奢侈的年轻人!边看报纸边听广播!“

  成步堂:”啊。“

  五十岚:”还用耳机听,一付拽得不得了的样子!戴着那个别人说什么听不见!”

  成步堂:“你那么在意别人听吗?”

  五十岚:“你说什么?!吃我的豆!”

  成步堂:“哇.........”

  询问第五句

  成步堂:“是那个只看到背部的女侍?”

  五十岚:“似乎在意这个的人是你啊。问前问后的。还说我!吃我的豆!!!”

  询问第六句

  成步堂:“空着的那只手?”

  五十岚:“是的。”

  成步堂:“是哪只手?”

  五十岚:“我说老大!刚才你有没有听人家说话?我说过是右手拿报纸了。吃豆!!”

  成步堂:“啊”

  后藤:“哼,你今天已经吃了三回豆了。”

  以上6段为补充的对话,当然,这段话直接问第6句的咖啡杯就可以了。)

  质问第六句,出示“咖啡杯”

  成步堂:“五十岚先生,还记得你最初的证词吗?这句话是考验你记忆力的!”

  五十岚:“知道!这回我不会再错了!再错的话我就边吃豌豆边唱‘鸽子歌’!“

  后藤:”怎么回事?丸步堂。“

  成步堂:”关键是这句被害者用右手拿报纸,另一只空着的手拿咖啡。也就是说,杯子是用左手的“

  五十岚:”废话!这种程度的减法我还是会的!“

  成步堂:”请看这个。“

  法官:”这个,是被害者用的杯子?“

  成步堂:”请看杯口的咖啡。“

  法官:”确实留着口印。“

  成步堂:”那个口印说明得很清楚了!被害者是用右手拿杯子的!”

  五十岚:“啊?”

游戏信息
登陆机种:3DS  发售日:2013年7月25日
游戏人数:1人  游戏类型:法庭辩论AVG
游戏版本:日、美  开发商:CAPCOM

点击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