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转裁判2》攻略第三话 逆转马戏团

�رչ��

  【12月26日】

  成步堂带着真宵和春美观看马戏团的表演,两人对魔术师空中脱逃的精彩表演赞叹不已。

  【12月28日】

  成步堂突然接到真宵的电话,意外地成为马戏团大魔术师马库斯杀人事件的辩护律师。为了解更多关于杀人案的情况,成步堂来到案发现场立见马戏团。

  立见马戏团成员: 山田耕平(艺名:马库斯)  立见七百人(立见马戏团团长)

  立见里香(艺名:米莉卡) 富田松夫(艺名:托米)

  木下大作(艺名:阿库罗) 木下一平(艺名:巴特)  木住勉(艺名:勉)

  案发地点:立见马戏团

  =侦探调查=

  地点      人物    行动

  拘留所     マツクス  对话,话题「团长と会ったこと」封锁

  出示「辩护士バッジ」

  宿舍前广场   糸锯圭介  对话,获得「现场写真」

  询问「マツクス」,获得证物「シルクハット」

  テント内    ミリカ   询问「团长」、「マツクス」

  团长室           调查桌子,获得「团长の书类」

  调查墙,获得「マツクスのポスター」

  正门前     ベン    对话

  トミーの部屋  トミー   询问「マツクス」,得到「サーカスの见取リ图」

  食堂            调查地上的碎酒瓶,获得「割れたビン」

  拘留所     マツクス  【话题解封】:「团长の书类」「割れたビン」「ベン」

  团长室           调查橱柜,获得「リロ」

  食堂      ベン    使用「リロ」

  テント内    ミリカ   突然被猴子抢走律师徽章

  トミーの部屋  トミー   对话

  アクロの部屋        获得「ルーサー」

  调查房间里的垃圾堆,拾得徽章,发现「ゆびわ」

  =掌握情况=

  通过一天的调查成步堂大致掌握的情况:

  1.案发当天的早晨,魔术师马库斯与腹语师木住勉在食堂发生冲突,马库斯用空瓶将勉击伤。

  2.马戏团排演结束后,马库斯和团长两人在团长室交涉关于合同的事。团长有事单独离开,马库斯留在团长室等待其回来。

  3.深夜,小丑托米刚要入睡时听见巨大的响声,目击到团长被害。

  4.警方在杀人现场发现魔术师的礼帽,魔术师马库斯因重大嫌疑被逮捕。不可思议的是在死者倒下的雪地周围没有凶手的脚印。

  5.从垃圾堆里淘出一枚戒指……

  法庭前篇——

  被告:山田耕平(艺名:马库斯,立见马戏团魔术师)

  辩护律师:成步堂 龙一

  被害者:立见七百人(立见马戏团团长)

  检察官:狩魔 冥

  证言一

  ~事件的流程~(证人:刑事系踞圭介)

  1.事发当夜下过大雪,雪直到9点40分左右才停止,夜间非常寒冷。

  2.晚上全体团员在马戏团的帐篷里做演出排练。

  3.10点排练结束后,众人解散。

  4.案发时间为10点15分,地点在宿舍前的广场。

  5.发现被害者趴在大木箱上死去。

  6.死因是头部遭到重击导致颈部骨折而死。

  询问5

  成步堂:死者抱着的是木箱吗?

  圭介:是的,那个木箱比看上去要沉得多,并且上了锁。我们在警局砸开锁,发现里面只放着一个小瓶。

  法官:小瓶?是什么瓶子?

  圭介:装胡椒的调味瓶。

  询问6

  成步堂:解剖记录上推测凶器为“扁平的钝物”,警方没有找到凶器吗?

  圭介:恐怕是被犯人拿走了,要不然就是被魔术变没了。呵呵呵……

  =证言询问=

  第5句>>询问→选择第三项“中身について”

  第6句>>询问

  证言二

  ~事件当夜目击之事~(证人:腹语师木住勉&木偶利罗)

  1.练习结束后,我和小丑一起出了帐篷。

  2.在宿舍门前与小丑分手后我径直来到广场入口。

  3.这时,马库斯从眼前经过向广场走去。

  4.只有他一人去了广场,所以犯人一定是他!

  5.之后警察赶来,我才知道所发生的事。

  询问4

  成步堂:证人不可能只看见马库斯一人!(提出人物「立见团长」)如果一直站在广场入口,应该看见前往现场的立见团长!

  狩魔冥:一定是立见团长在证人到达前就已通过入口。

  成步堂:不可能!团长曾去团长室与马库斯会面!

  狩魔冥:那不过是被告的一面之辞,其实当时团长根本没有去过团长室……所以证人才没有目击到团长!

  询问5

  成步堂:警察赶到时是几点?

  利罗:时间是……喂,几点来着?(用拳头打木住勉)(独角戏,汗……)

  木住勉:大约……10点半。

  成步堂:也就是说,10点练习一结束,你就径直来到入口处站在那直至警察赶到?

  木住勉:是的。

  成步堂:(拍案)在一个雪后寒冷彻骨的夜里,很难想象一个人会无所事事地一直呆站在那里吧!

  木住勉:唔……实际上……

  利罗:(对木住勉)傻瓜!别多嘴!就算是无所事事又怎么了?

  成步堂:应该有一个合理的原因才对,比如说……在等人之类的。

  利罗:什、什、什、什、什、什么!

  狩魔冥:检方提出抗议!辩方律师!不要以你个人的推测诱导证人!

  成步堂:我反对!这个证人所言不实!这样无法证明其证言的真实性!

  法官:辩护人,既然你已心里有数,请告诉在场的所有人。这个证人究竟在正门前等谁?

  成步堂:证人所等的人是……驯兽师米莉卡!

  利罗:(大惊失色,瞬间散架)

  成步堂:你在那里等待米莉卡返回宿舍!(拍案)我说的没错吧!

  利罗:够了!我究竟在等谁这点无关紧要吧!重要的是我目击到被告的证言是真的才对吧?!

  法官:嗯……的确是。

  成步堂:但是证人在深夜一直站在那里,只是为了等米莉卡!这样的话,对米莉卡以外之人的出入就会有看漏的可能!

  法官:确实如此。

  狩魔冥:我反对!证人的确目击到了被告人!这是无可辩驳的事实!

  成步堂:我反对!既然他没有看到被害人,那也就有看漏其他人的可能!

  狩魔冥:(挥鞭)你根本无法证明证人当时在等米莉卡!

  利罗:哼,反正曝光了,告诉你们也无妨,我确实在等米莉卡!

  狩魔冥:(挥鞭)不许讲多余的话!

  法官:(击槌)证人,说清楚,你是在宿舍入口等待米莉卡吗?

  利罗:是的!我想向她求婚!

  法官:什么……求婚!

  (法庭全场一片哗然)

  利罗:那又怎么啦!你们管不着吧!

  =证言询问=

  第4句>>询问→选择第三项“1人し见てないのは变”→提出人物「团长」

  第5句>>询问→提出人物「ミリカ 」

  证言三

  ~求婚之事~(证人:腹语师木住勉&木偶利罗)

  1.别那么大惊小怪的,不过是求婚而已。

  2.我有东西要交给米莉卡。

  3.最近,一直把它揣在口袋里等待机会。

  4.当然,那天晚上也拿着它。

  5.结果没能交给她,所以直到现在我还拿着。

  法官:你向她……求婚……

  利罗:不可以吗?不许歧视木偶!

  询问2

  成步堂:要送她什么?

  利罗:这还用说吗?当然是配得上米莉卡的最高雅最贵重的礼物!

  狩魔冥:到底是什么?

  利罗:说出来你们可别吓着!是订婚戒指!

  狩魔冥:(大惊)订婚……

  法官:订婚……戒指!

  狩魔冥:够了!别闹了!

  成步堂:(拍案)为什么要质疑这么严肃的事呢?这是历史改写的一刻!确实发生的事!木偶向人类求婚……

  狩魔冥:不要转移话题!这跟本案有什么关系!

  法官:证人,请修正证言。

  利罗:好吧,一群死较真的人!

  询问3

  成步堂:戒指是放在谁的……口袋里?

  利罗:(怒)当然是我的!我的口袋可不是装饰品!不许无视我!

  木住勉:对不起!

  利罗:(用拳头猛打木住勉)不许你道歉!是他不对!

  成步堂:(提出证物「戒指」)你见过这个戒指吗?

  利罗:啊!那不是我的戒指吗?快还给我!

  成步堂:你的证言是,“结果还是没能交给她,所以到现在还拿着。”(拍案)请问为什么戒指会在我的手上?

  (法庭哗然)

  法官:到底怎么回事?

  利罗:那个……喂,勉!该你说了!(用拳头打勉)

  成步堂:我是在鲁萨的房间里找到它的。

  法官:鲁萨先生是什么人?

  利罗:哼!是一只脏兮兮的猴子!

  法官:证人,你怎么可以这样说鲁萨先生!

  成步堂:(冒汗)鲁萨……真的是只猴子。

  法官:哦。

  成步堂:猴子鲁萨有收集发光的东西的特殊僻好。证人!你的戒指是在何时被盗的?

  木住勉:嗯……是在马库斯刚刚经过之后……

  利罗:鲁萨跑来抢走了戒指!不过这好像和案件没有关系吧!

  成步堂:戒指被偷走后,你做了什么?

  利罗:当然是去追猴子了!

  成步堂:没追到吗?

  利罗:(用拳头猛打勉)都是因为这个笨蛋在雪地上跌了一跤,让它逃了。

  成步堂:(拍案)证人的证言有疑点!证言中说“在警察到来之前,一直守在广场的入口”。而事实上,证人曾去追过猴子!即是说,在此期间可能有其他人也进入了现场,证人却没看到!

  狩魔冥:就算如此,证人目击被告的事实并没有改变!

  成步堂:这个证人在撒谎!因为证人和被告不合,对其一直怀恨在心!

  法官:嗯,辩护人的意见在理。这个证人好像的确对马库斯有敌意。

  利罗:胡说八道!我可不是那种诬陷他人的小人!你才是装腔作势的骗子!

  法官:为了法庭的公正,请再作一次关于目击的证言。

  利罗:再说多少次都一样!

  =证言询问=

  第2句>>询问→选择第二项“それでもゆさぶる”→证言修正:我打算把订婚戒指交给米莉卡。

  第3句>>提出证物「ゆびわ」→选择第二项“证言にムジュンがある”

  证言四

  ~目击马库斯经过~(证人:腹语师木住勉&木偶利罗)

  1.我在入口等米莉卡。

  2.但没过多久,便看见那个家伙走进了广场。

  3.大概是在我等了5分钟左右。

  4.尽管我跟他打招呼说“晚上好”,但心里十分讨厌他!

  5.他就是马库斯无疑!

  6.尤其是那身浮华装束的3个标记,我决不会看错!

  询问1

  成步堂:你只在意米莉卡一个人,有可能会看漏经过那里的其他人吧?

  利罗:你看看我有几只眼睛?是4只呀!和勉的合在一起。根本就没可能看漏人!

  法官:嗯,也是。

  成步堂:(汗)(比起利罗的证言,法官的思考回路更成问题)

  质问4

  成步堂:证人,事发当日,你和马库斯有过争斗,没错吧?

  利罗:没那么严重。只是口角而已……

  成步堂:只是口角不至于把瓶子打碎吧。

  利罗:(惊愕)

  成步堂:事发当天的早晨,被告马库斯曾用空瓶打伤过证人。

  法官:什么!这将构成……伤害罪!

  狩魔冥:在那之前,被告人会先以杀人罪被制裁。

  成步堂:事件当日,被告和证人曾打过架!请大家考虑一下当时的情景!一个早上刚被打伤的人,怎么可能对打他的人说“晚上好”这种问候语呢?

  狩魔冥:也就是说,辩方律方认为证人故意说谎,意图诬陷被告!

  利罗:我、我怎么可能说谎!

  成步堂:证人可能确实见到别人经过,所以才打招呼说“晚上好”。据我推断,证人之所以会向其打招呼,正因为证人认出那个人不是马库斯!

  狩魔冥:你说什么!

  成步堂:以木住勉沉默寡言和利罗目中无人的个性来看,能让他们特意打招呼的人只有1个……

  法官:米莉卡!

  成步堂:(汗)如果是她,就该送戒指了。

  法官:那倒也是……

  狩魔冥:是被害者立见七百人?

  成步堂:没错!当时你见到的人正是被害者立见团长!所以你才会跟他打招呼!

  利罗:(大惊)

  法官:(木槌声使全场爆发的议论声,渐渐平息下来)肃静!肃静!究竟是怎么回事?

  利罗:不,不是的。开始时我的确以为是团长!但仔细一看,确实是马库斯!

  (法庭内再次哗然)

  法官:请说清楚,证人看到的人究竟是马库斯还是团长立见七百人?

  狩魔冥:检方认为是被告!因为事实上证人已经看到了被告装束的3个特殊标志!

  成步堂:特殊标志?

  利罗:这么快就忘了?!

  狩魔冥:礼帽、披风和胸前插的白玫瑰……

  成步堂:其实证人当时就只认出那3个标记!实际上证人见到的应该是从团长室穿走马库斯外衣和帽子的立见七百人,即被害者本人!

  法官:狩魔检察官,检方是否有证人目击到被告的确凿证据?

  狩魔冥:其实……检方想确认的就只有“证人看见到1人前往广场”这件事实。现在检方请求传唤下一证人。

  成步堂:什么!

  =证言询问=

  第4句>>提出人物「ミリカ」→选择第三项“别のだれかを见た”→提出人物「团长」

  证言五(证人:小丑托米)

  ~事件当夜目击之事~

  1.事发当夜,练习刚一结束我就回到宿舍休息。

  2.那天真是太疲惫了。

  3.正要睡觉,无意中向窗外望了一眼。

  4.看见远处有2个人影!

  5.是团长和披着披风的马库斯!

  6.我看见马库斯突然袭击团长!

  询问3

  成步堂:当时是无意中向窗外望了一眼吗?

  托米:是的!既不是“无辜”也不是“无聊”,而是“无意”!

  法官:证人!直接回答问题就行了,不要做与本案无关的发言。

  托米:(沮丧)呜……这都不行……

  成步堂:为什么突然想起来看窗外?

  托米:(大受打击)什么?!没有理由小丑就不能看窗外吗?

  成步堂:那倒不是(汗),可是你那天说的是“刚要进被窝时听见巨大的响声”。

  托米:(呆了几秒钟,突然开始狂笑)哈哈哈哈,是的是的!

  成步堂:法官大人,证人是因为听到巨大的声响才望向窗户,并不是“无意中”!

  托米:是的!听到“咣当”一声巨响!我没说过吗?

  狩魔冥:(怒)根本就没说!

  成步堂:请修正证言!

  询问6

  成步堂:你目击到凶手行凶的瞬间了吗?

  托米:(怒)是的!凶手就是马库斯那个恶棍!

  成步堂:那么请问凶器是什么?

  托米:凶器?这个我也不知道。没在现场发现吗?

  成步堂:没有。你当时在现场没有看到凶器吗?

  托米:没有……我没看见凶器,哈哈哈哈……

  成步堂:(拍案)托米先生!你真的看见现场行凶的瞬间了吗?

  狩魔冥:我抗议!辩方律师如果对证人的证言产生质疑,就必须拿出证据来。怎么样?成步堂,你有证人没看到行凶现场的证据吗?

  成步堂:当然有!

  狩魔冥:请讲,我洗耳恭听。

  成步堂:证据就是证人自己的证言!托米曾说过,听到“咣当”一声打人的声音。又说,“这时我看见马库斯突然袭击团长!”如果先听到打人声音再向窗外看,根本不可能看到行凶瞬间!

  (法庭哗然)

  法官:证人,请解释一下。

  托米:这个……让我考虑一下……最初……

  成步堂:“最初”?

  托米:最初我就想说当我望向窗外时,团长已经倒下了。但开庭前检察官坚持要我……

  成步堂:(狩魔检察官又在暗中操纵证人的证言)

  =证言询问=

  第3句>>询问→选择第二项“あえて踏みこむ”→证言修正“听见‘咣当’一声巨响,于是向窗外望了一眼”

  第6句>>询问→选择第二项“もちろんある”

  证言六

  ~关于目击的“人影”~(证人:托米)

  1.虽然有点距离,但那人的确是马库斯!

  2.因为我清楚地看到他那身华而不实有如其标记的装束。

  3.那顶高高的礼帽加上黑色的披风。

  4.还有脸的轮廓,就是那个家伙。

  5.由于披风不停地飘动,所以没有看清他手里拿的东西。

  询问3

  成步堂:你确定你的证言准确无误吗?

  托米:我把见到的都说了,因为我的眼睛像老鹰一样敏锐!

  成步堂:(老鹰在夜间是看不见东西的……汗)

  成步堂:(提出「马库斯的海报」)

  成步堂:证人!马库斯穿戴的特殊标志,你都看见了吗?

  托米:当然,高礼帽加上披风。

  成步堂:托米先生,马库斯的标记有3个!

  托米:3个?高礼帽、披风,还有……白玫瑰!

  狩魔冥:证人当然都看到了,只是忘了说而已。

  成步堂:(拍案)托米!你到底有没有看见玫瑰?

  托米:坦白地说,那家伙的胸前根本没有戴什么玫瑰……

  狩魔冥:现场很暗!证人不过是看漏了而已!

  成步堂:我反对!证人连被告脸的轮廓都看清楚了!而玫瑰是白色的,插在深色衣服上应该是最显眼的东西!没有道理会看漏!

  狩魔冥:我反对!胸前的玫瑰有可能在行凶时掉了!

  成步堂:我反对!如果是这样,现场附近应该发现白玫瑰!

  法官:(击槌)辩护人!是否目击到白玫瑰,是与案情有关的重要线索吗?

  狩魔冥:根本就不重要,他不过是在迁强附会托延时间!

  成步堂:法官大人!请回忆上一位证人的证言。证人利罗是以当时看到的3点标记确定犯人是被告的!然而,这个证人却说此人根本没戴玫瑰!

  (法庭哗然)

  狩魔冥:法官大人,证人已经证实目击的是马库斯本人!再继续审理这些微小的细节差异,只是在浪费时间……

  成步堂:法官大人!疑点虽小,但同样存在问题!

  法官:嗯。这个证人所目击的人99%可能性是被告。但还有1%的争论余地!证人!请再做一次证言。如果这次证言没有问题,审理将结束。

  =证言询问=

  询问3>>提出「マツクスのポスター」

  证言七

  ~目击的人影2~(证人:托米)

  1.一定不会错!他没有戴白玫瑰!

  2.但是,其它标记我是不会看错的!

  3.特别是那顶高礼帽,记得非常清楚!

  4.直到离开现场,他还戴在头上。

  询问4

  成步堂:(提出「シルクハット」)就是这顶高礼帽吗?

  托米:没错!他戴的就是这顶礼帽!

  成步堂:狩魔检察官。这顶礼帽是在何处发现的?

  狩魔冥:还用说吗?是在杀人现场。(汗)……在现场?

  成步堂:高礼帽掉落在杀人现场!可是,证人!刚才你清楚地说“犯人直到离开现场礼帽还戴在头上”

  托米:(大惊)

  法官:(击槌)证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请不要在法庭上信口开河!

  托米:(思索)……奇怪啊?

  法官:奇怪的是你的眼睛、记忆力,还有……!

  托米:(怒)什么啊!大家都欺负我!或许我的笑话真的有点无聊吧?可是我的眼睛和记忆力比老鹰还强!我确确实实看见了!就是马库斯本人!胸前没有玫瑰、戴着高礼帽,就那样从现场离开了!

  成步堂:那么犯人是怎样离开现场的呢?

  托米:这个嘛……

  狩魔冥:我反对!现在讨论的是……证人目击的人是否是被告!

  成步堂:(拍案)我反对!证人的证言已经漏洞百出无法再讨论下去了!

  法官:还是听听证人对这个问题怎么回答吧。

  托米:(笑)当然是走回去了!

  成步堂:请看这张现场的照片!现场只有被害者在雪地上留下的足迹,却没有犯人的足迹!

  (法庭哗然)

  成步堂:托米先生,请问犯人是如何走的呢?

  托米:(连连冒汗)

  成步堂:法官大人,这个证人的证言完全无法相信!请将此证人的证言纪录全部删除!

  法官:嗯。小丑总喜欢随口瞎说……

  托米:等等!哈哈哈哈!好吧!那我就把事实说出来吧!

  狩魔冥:等等!不许你多嘴!

  托米:我已经不想再听你的话了!这次我要说出事情的真相!

  法官:托米!你一直都在说谎吗?

  托米:我没有说谎,只是对“犯人离开的方式”没有交待清楚罢了,是那个拿鞭子的检察官要我守口如瓶的。

  法官:狩魔检察官!你……

  狩魔冥:法官大人,如果听了这个证人所谓的“真相”,恐怕任何人都会做和我一样的事。

  法官:好了!请证人作证!

  托米:你们听了可别吓着!

  =证言询问=

  第4句>>提出证物「シルクハット」→提出证物「现场写真」

  证言八

  ~真实之事~(证人:托米)

  1.我望向窗外,看见团长已经倒下,马库斯站在旁边!

  2.马库斯头戴高礼帽,胸前没有白玫瑰!

  3.紧接着,那家伙升向天空,飘飘悠悠地飞走了!

  4.就这样,在夜色中消失了!

  5.当然不会留下足迹!他是飞走的!(爆笑)

  狩魔冥:就是这些。

  成步堂:(汗)……

  (全场寂静)

  狩魔冥:马库斯是世界级的一流魔术师,但是,从现场飞走……那种事是不可能的!

  托米:什么?其他证言不是都相信了吗?为什么不相信最精彩的部分?

  法官:这种事我也是头一次听说。辩方以为如何?

  成步堂:我认为这并不是开玩笑。

  法官:也就是说,证人所说的是真的了?

  成步堂:(摸后脑勺)也许……

  狩魔冥:(挥鞭)在梦见傻瓜的傻瓜梦中梦见了做着傻瓜梦的傻瓜!

  法官:(击槌)“犯人消失在空中”的确难以置信。但是,也不能想当然地全盘否定,此案件还需再作调查。

  =证言询问=

  选择第二项“证言は真实”

  =侦探调查=

  地 点    人 物    行  动

  拘留所     マツクス  对话,获得「グランプリの写真」

  询问「グランプリの写真」

  サーカス正门前 ベン    使用「ゆびわ」

  宿舍前广场   糸锯圭介  对话

  トミーの部屋        无人

  食堂      トミー   使用「グランプリの写真」,引出话题「マツクスの胸像」,获得详细情报「マツクスの胸像」,获得证物「张リ纸」

  拘留所     マツクス  使用「张リ纸」

  团长室     无人    调查团长的衣服,得到「张リ纸」

  宿舍前广场 糸锯圭介和狩魔冥 对话

  アクロの部屋  アクロ   话题「车イスのこと」封锁。

  テント内    ミリカ   使用「张リ纸」,得到修正后的「张リ纸」

  对话,选择任意一项

  食堂      トミー   话题「“あのコト”とは」封锁

  トミーの部屋  猴子    大律师与猴子上演“争夺演出服之战”,选择任意一项

  テント内    ミリカ   使用「ステージ衣装」,获得「レオン」

  食堂      トミー   【话题解封】:「レオン」「アクロ」

  获得「バット」人物情报(木下一平)

  アクロの部屋  アクロ   【话题解封】:「レオン」「バット」「ミリカ」「张リ纸」

  =掌握情况=

  1.案发当日早晨,米莉卡发现有人在自己口袋中放了一张“告杀人者”的字条,因不明究理将其贴在墙上。

游戏信息
登陆机种:3DS  发售日:2013年7月25日
游戏人数:1人  游戏类型:法庭辩论AVG
游戏版本:日、美  开发商:CAPCOM

点击数: